主页 > 新兴机器 >从共和党与民主党经济版图,谈贫富族群的政治倾向变化

从共和党与民主党经济版图,谈贫富族群的政治倾向变化

归属:新兴机器 日期: 2020-06-17 作者: 热度: 940℃ 268喜欢
从共和党与民主党经济版图,谈贫富族群的政治倾向变化

台湾以蓝绿颜色区分政党版图,在美国,则是以蓝红两色区分,蓝色代表欧巴马所属,目前是执政党的民主党,红色则代表目前是在野,但刚在期中选举中夺下参众两院的共和党。历史上民主党与共和党两党都经历过相当多变化,不过目前民主党比较倾向左派,主张社会福利、阶级平等,共和党则比较偏向右派保守主义,重视产业利益。

这给研究美国政治区块的人带来一个谜题:民主党的主张看来比较能吸引穷人,但是,在州的政治版图上,却是富州倾向投给民主党,反之铁桿「深红」的共和党铁票州却大多是穷州,这到底是为什幺呢?

穷与富的定义重新翻转

《纽约时报》对这个谜题做出了一个简单的解答,那就是:其实或许我们把穷与富的定义给搞错了。

「深红」的共和党铁票州虽然就平均薪资、平均家庭财富的数字表面上,落后例如拥有硅谷的加州,或是金融中心纽约,但是,这些州的居民,由于房地产价格低廉、房地产法令宽鬆、物价便宜、工资低、税负低,中产阶级很容易就能实现「美国梦」生活,就是有栋独栋平房,前后院有着大片草皮,双车库中停着两辆车,悠悠哉哉地生三个小孩又养条狗,假日在庭院阖家烤肉;反之,在「深蓝」的「富有」州,虽然乍看平均薪资很高,但房价更是高得吓人,房价负担在深蓝州每平方英尺 227 美元,在深红州则只要 119 美元,相差近半。

在纽约市,甚至金融菁英也只能栖身公寓,差一点的还只能分租,公教、学生、年轻夫妻、低阶劳工愈来愈不可能找到合理的栖身之处;而在加州,受到硅谷富人经济回复较快的影响,佔加州人口 39 % 的经济弱势西语裔族群,遭大量洗出加州房市,尤其是精华地段。很明显的,这是纽约市在朱利安尼、彭博两任深受欢迎的共和党市长之后,却转变成民主党执政的原因之一,而加州西语裔族群,也成为了民主党的铁票。

不同产业结构投入成本的差异

雪上加霜的是,人在富州,受到结构性失业的打击风险还更大,由于富州的经济主要来自日新月异的科技、金融等所谓知识经济产业,可说「不进则退」,一没跟上新趋势,就惨遭灭顶;但在许多穷州,农业,以及如近年来如火如荼开发的石油产业,却提供了大量稳定的低阶劳动工作,只要肯苦干很容易讨生活。

身为纽约媒体,《纽约时报》抱怨红州之所以能靠农产品与能源过着舒适的生活,其实也是因为蓝州的经济发展需求在餵养它们,但是如纽约这样的大都会,为了发展知识经济,投入大量资源在教育与研发补贴上,还为了大量的知识经济工作人口,必须维护如纽约地铁等公共建设,耗费庞大成本,这些都要由纽约纳税人负担,更加深了纽约人的痛苦。

《纽约时报》以纽约中心观点,认为红州也要分担这些费用,更高高在上的表示,知识经济才是美国发展的火车头,暗示着它认为蓝州承受这一切成本与生活的苦痛,才是美国的功臣,更批评能源大州德州,认为狂挖石油不是可以永续发展的经济;不过,就像《纽约时报》自己也提到的,蓝州也得靠这些能源大州提供的能源来运作,双方其实谁也不欠谁,而德州人或许更会对《纽约时报》嗤之以鼻,说德州州界可没关闭,要是纽约人认为德州过得比较爽,大可搬到德州来。

过的好不好生活成本成为关键

一向「走资派」的《富比世》则暗讽:蓝州的中下阶层民不聊生,不就表示这些民主党州满口仁义道德,说的一口好社会主义,结果实际上执行起来却比红州还糟糕,根本没有帮助穷人,尤其是蓝州往往有严格房地产管制政策干预市场,根本是人为抬高房价,是造成中下阶层无处容身的主要原因,如果学习许多蓝州放任自由市场爱在哪盖房子就盖,房地产早就下跌,不自我检讨,还怪别人呢。

《富比世》的嘲讽也有些偏颇,因为如纽约市中心地带房价激升,还有诸如中国资金大量介入炒作的国际资本市场因素,并非纽约本身能完全控制。不过《富比世》的结论倒是挺客观:虽然不用理会《纽约时报》「激化蓝红分裂」的政治观点,但是其经济解读倒是很正确。

那就是--红州虽然乍看之下,平均薪资与财产数字上似乎较低,但是受惠于生活成本更低,整体生活品质却是更好的,也就是红州其实才是真正的富州,怪不得政治立场偏向右派保守主义,而成为铁桿共和党支持者;相对的,蓝州虽然数字上似乎富有,却房价高涨,贫富差距大,所以大部分选民,成了包围华尔街运动中所谓的「99%」,政治立场倾向左派与民主党。长久以来,「富州」反而偏左派的奇怪政治版图谜题,可说有了个简单明确的解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