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兴机器 >伊格言:画廊之死

伊格言:画廊之死

归属:新兴机器 日期: 2020-06-17 作者: 热度: 748℃ 789喜欢

伊格言:画廊之死

文/伊格言

梦中,百叶窗像是老电影一般筛过气流,格栅或网状的光线。我向来喜欢那种美丽的条纹,像我喜欢日落时分的室内那种总是带着暗影痕迹的阳光。那或许已不是光线本身,而是光线的残留,如同我们总错觉光线依旧存在,但事实上光线只是「曾在」。「此曾在」。许多时候我等待时间推移(「推移」可能会被看见,当你发现格栅角度的偏转,像一座空气中的悬浮日晷;或者以听觉的形式,当你将耳朵贴近时钟,听见齿轮细密齧咬进耳轮;甚或不以知觉的形式出现,当你只是身处于那样带着暗影痕迹的光线里,感觉自己就是那时光流逝的缝隙中无可迴避的暗影),在自己的幻觉中调整百叶窗的角度。在梦里,让自己决定筛过什幺不筛过什幺,让自己决定可以用百分之几的心绪去想你,或迴避你。

迴避记忆。它们像通过了意识的百叶窗,许多次之后,无可迴避地,在窗上积下的记忆的尘灰。

我在午夜时分到达那家画廊。卤素灯打亮着墙上和空间中的展览品。整座画廊空荡清冷。巨大的,挑高厂房般的清水混凝土空间,墙上的摄影图像予人以死亡之印象,而场地正中央的装置艺术作品(作品说明上提到那是碳纤维和某种合金的混合物,介于灰色和白色之间,带有艺术家不知以何种方式形塑的淡褐色污渍)则类似某种金属织物,古生物化石般的结构骨骼。我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呈现着比我的死亡更令人兴奋、折服或叹息的美丽。

但突然我又对这一切感到厌烦了。不,不是厌烦,是感伤,因感伤过度随之而来的木然或无感(人极可能因为长时期经历高强度的感伤而习惯或麻痺,局部性地)。像是在你面前,我将自己过去所有的慾望,野心,挫败或对爱的信仰全数填装在这巨大的空间中。它们于此被展示,在一个错误而又正确的时刻──午夜时分,城市静谧,无雨,无尘,无光泽,除了我自身之外空无一人。

伊格言:恶之一种►►►伊格言:就这样擦在你的手腕上►►►伊格言:能要的一种都没有►►►

摄影/陈艺堂

现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讲师。《联合文学》杂誌 2010 年 8 月号封面人物。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、自由时报林荣三文学奖、吴浊流文学奖长篇小说奖、华文科幻星云奖长篇小说奖、台湾十大潜力人物等等,并入围英仕曼亚洲文学奖(Man Asian Literary Prize)、欧康纳国际小说奖(Frank O’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)、台湾文学奖长篇小说金典奖、台北国际书展大奖等。亦获选《联合文学》杂誌「20 位 40 岁以下最受期待的华文小说家」。曾任柏林文学协会(LCB)驻会作家、香港浸会大学国际作家工作坊访问作家、成大驻校艺术家、元智大学驻校作家等。着有《瓮中人》、《噬梦人》(联合文学杂誌 2010 年度之书,2010、2011 博客来网路书店华文创作百大排行榜)、《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》、《拜访糖果阿姨》、《零地点GroundZero》(2013 博客来网路书店华文创作百大排行榜)、《幻事录》等书。《零地点GroundZero》日译本将于2017年由日本白水社出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