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改变生命 >伊格言:末日许愿

伊格言:末日许愿

归属:改变生命 日期: 2020-06-17 作者: 热度: 360℃ 119喜欢

伊格言:末日许愿

小编碎碎念:没关係,是爱情啊!

1. 愿望
什幺是愿望呢?偶尔遇到必须写「写作态度」或「得奖感言」或发表什幺明确文学意见的时候我容易感到困惑。我不是对那些文字的目的性或存在的价值感到困惑(有些人描述自己的「写作态度」时描述得好极了,不过那不是我),我只是想到自己的愿望。每当有人需要我的「写作态度」或「得奖感言」时我无法不想到自己的愿望。天气湿冷,我看见许多细碎的,漫步或躲藏在生活缝隙中的雪白光线。那光线像是来自细小的雨滴本身而非来自天幕或阳光。永恆的雨滴。走过人行道,隔着围墙,校园里伸展出来的树木枝干将自己的一部分投掷在潮溼的地面上。那些或大或小的枝干或藤蔓。或阴影。我感到自己的生命有种向它们──无论是枝干或藤蔓──趋近的可能性。愿望或大或小,生命本身又疼又慢。

我想遗弃它们。遗弃愿望。或许就像我遗弃过去的自己。遗弃那个在晨光中醒来就会想立刻打电话给你的自己。反正你一定比我早起所以我不必怕吵到你。

但我好害怕吵到你。我好害怕。一切都像伤口,又疼又慢。

2. 末日
我喜欢无穷无尽的末日。

世界末日已经过了,但在2012年的最末尾,或许因为一个年度即将迎向最后一天,突然又有种末日感。

我想人们只有两种选择:永生(取消所有世界末日),以及继续经历无止无尽一个又一个的世界末日。

去年年初我许下的所有愿望都没有实现。但那又如何?如果我们有永生,我们大概不怎幺在乎那些未曾实现的愿望,因为有的还是机会。而如果我们必须迎向一个又一个会像细胞增生一般的世界末日,那幺我们依旧有的还是机会。差别在于,前者是快乐的,而后者是苍凉的,无可奈何的。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子,爬满了蝨子。

我会为你开始捉蝨子的(笑)。我会把溼淋淋的自己晾乾,试着在华美的袍子上清出一块小小的地方的。我会召唤风与光。我会在那个小小的地方给可怜的蝨子们一个末日的。只有一个,不是很多个。一个就够了。

一小块就够了。

伊格言:我将介入此事──伊格言对谈骆以军►►►鬼是命运的隐喻►►►伊格言:一起耍笨►►►
作家介绍:伊格言►►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