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关于视界 >「不符合主流科学的共识」,TED死都不想让你看的两个演讲

「不符合主流科学的共识」,TED死都不想让你看的两个演讲

归属:关于视界 日期: 2020-06-11 作者: 热度: 843℃ 195喜欢

我一向对TED的影片有很多质疑,虽然我知道这个由美国非营利机构Sapling Foundation所设立的教育平台,为全球许多『值得分享的点子』製造机会,让更新颖的科技(T)、娱乐(E)与设计(D),透过十几分的演讲时间,用简单明了的语言,传播至世界各隅。

但在听了TED演讲许久后,发现这不免落入另一个取代主流论述的平台。与其说TED符合多元文化,或另类思考的传输角色,还不如说,TED最终成为『论述的守门人』(gatekeeper of narratives)。也就是说,以前的『主流祭司』是靠政府的教育与新闻部操刀,现在这角色,则由TED等非营利机构负责筹划。

怎幺说?我又为何突然讲这个论点?今早在例行性的闲逛RT新闻后,发现之前注意过的另类哲学家汉克(Graham Hancock),与之前曾写过介绍文『大演化』的科学家谢尔瑞克(Rupert Sheldrake),去年两位的TED演讲,双双遭禁音。

[youtube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0BrDF5WLyQs]

我一向对『主流祭司』查禁的议题很感兴趣,比方说《1984》、《美丽新世界》与《Catch -22》这三本小说一度被美国教育当局查禁,衍生出我疯狂似的想了解统治阶级到底在怕什幺的偏执。我的结论是:他们怕各领域的『主流论述』遭质疑。

什幺是主流论述,就是统治阶级为了捍卫现实的解释权,而编撰出的神话,好巩固既有的利益结构。比方说美国是『民主制度』、中国是『共产制度』;人类是由猩猩演化而来,物质是由原子所组成,资本主义最有效率等正确知识。

当然,这些都对,但如果细究每个论点的基本陈述后,会发现迟早会站不住脚。比方说牛顿式的物理学,在相对论与量子力学问世后,这个物理宗派就显现不足处,科学祭司们则被剥夺权力法杖。

那TED的这两位新演讲者,又试着要夺取什幺主流宗教的权力法仗呢?之前那篇的大演化,大湿已解释谢尔瑞克的「型态场域」(morphic field),本文不再赘述。汉克的论点则质疑历史与生物学家对现实的解释权。

根据汉克的研究,人类的起源应该始于1.25万年前的一个『母文明』,然后衍生出后续的埃及、希腊、苏美、巴比伦、印度等子文明。这个母文明很有可能就是柏拉图书中所说的『亚特兰提斯』,于1.1万年前的一场大灾难后灭绝。

汉克引用地质学家对上个冰河期的研究,发现约莫1.1万年前,真有个地壳大变动与洪水事件。这与柏拉图所述的时间点不谋而合。此外,人类拥有稍微正确经度的地图,约莫是在西元18世纪末期,才渐渐问世。但有历史记载,人类在15世纪就有上个冰河期的经度地图。

这些製作地图的人解释,他们是根据一些更老,但已流失的古地图所绘製;汉克质疑,如果不存在一个更古老、又先进的母文明,这些标有準确经度的地图,不可能会存在的。

再回到汉克在TED遭剔除的演讲,他到底说了什幺,让主流的科学祭司如此反感?

[youtube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Y0c5nIvJH7w]

目前好像只有英文翻译,尽量看啰!!

汉克认为人类的意识,原本比现在这个主流心理学家所认可的意识频宽大的多。人类的潜能无限,如果政府让每个人都实现这能力,将会颠覆目前工业社会的基础。所以为了限制这思想频宽,统治阶级将一些能激发意识潜能的『好药品』给禁止住。

汉克举出死藤水(Ayahuasca)的例子,这是在亚马逊丛林部落所研发出的植物饮料。根据汉克,饮用死藤水后,人类可打开自己的第三眼,并与地球母灵(mother spirit)沟通。这个母灵会让人了解来到地球真正目的为何,并指出目前陷入哪个关卡中。但这类物质,却被现代科学列为一级毒品。

汉克认为,与酒精、香烟、甚至砂糖比起来,死藤水这个内含DMT的植物萃取物,毫无副作用,且能够打开人类的潜能。但就因与主流信仰相左,被打入迷幻药的分类。但并没有人因为死藤水,甚至吸食大麻而致死;然每年因酒精、香烟与砂糖而致死的人口,则难以估计。

我记得左派泰斗乔姆斯基(Noam Chomsky)曾说过,如果政府用摄取药品的死亡,来决定是否禁止大麻的话,美国政府首先应该要禁止的物质,应该是砂糖才对。糖尿病、高血压、肥胖症等慢性病,病源皆可指向醣类物质,一年因醣类饮食所致死的人口,,大幅超越其他主要疾病。

但问题是,酒精、香烟、甚至砂糖全是支撑现代经济的支柱,要禁止这些物品,会得罪庞大的既得利益。所以全球政府均视而不见。而且大麻可以自己种,统治阶级最讨厌能提供自力更生的经济模型,所以一定要取缔。此外,饮用死藤水所显现出的实像,会挑战主流科学对真实世界的解释权。

科学家会发现,人类意识不再只是身体的「附带现象」(epiphenomenon),而是拥有灵魂以及更高意识的灵性体。人可以从大自然萃取更佳,且不含副作用的辅助品,甚至提供人们灵性目标的指引。这对每年营收几千亿美元的西方製药产业而言,将会是个灾难。

[youtube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WIV74XqsVrE]

当然,本人从不食用禁药,汉克的TED演说对我的启示是,现代科学的短视与盲目。以前东方的修身系统中,道家也有纳入摄取提炼过的仙丹,作为辅助静坐功夫的药品。前者称为外丹功,静坐与气功则为内丹功。

但现代科学那幺草率的将南美原住民的智慧,与邪说化成等号实有失公允。两个演说透露出TED等主流祭司,对某些可引起『另类意识』的物质敬如鬼神,对另一些可使人体造成实质伤害,每年却不惜掷大把钞票製作广告的产业,却没有同等量的质疑。

但我最感兴趣的是,主流祭司职掌『意识守门人』的角色。TED对意识疆域的掌控不遗余力,使我对这个机构大打折扣。TED曾经也邀请Benjamin Bratton,解释为何TED演说,对现实生活的改变,并无实质意义。

Bratton解释,TED邀请演讲者的前提是:『这些人不能谈超意识、阴谋论、新时代(New Age)、量子神经学等神秘论述(woo!)』,刚好都是我最感兴趣的议题。如果真实的世界,大到可包括这些知识的话,那要怎办?

[youtube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Yo5cKRmJaf0]

当然,TED最后因许多观众的抗议,还是将两场演讲,压缩在该网站的某偏僻角落,且删除TED委员会,决定禁播两个影片的最初留言。这更令我失望,TED连承认自己偏见的雅量都没有。

这些不想承认留言的精随是:『汉克与谢氏俩人的论点,不符合主流科学的共识。』

我想十六世纪的教廷,在查禁伽利略书籍之前,宗教祭司们对他的判决也是:『该生论述,不符合主流教义共识!』吧。

「不符合主流科学的共识」,TED死都不想让你看的两个演讲
Graham Hancock|